目前分類:  其他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ain.jpg

 

在 PTT 看到的一篇溫柔文 看完心裡暖暖的 分享給大家嚕

 

原標題:感謝雨天送溫暖的好心人

原作者:it855407

 

昨天北上拜訪朋友的新居落成。

拜訪結束,下午正準備要從朋友家回台北市區搭高鐵的時候,
天色灰濛濛的,感覺快下雨了,我一邊騎車一邊祈禱,
希望雨不要來的太快,至少在我回家前,別讓我淋雨啊~~~!

在我騎車進辛亥隧道的時候,一滴雨都還沒下,
不過就在我快出辛亥隧道的時候,發覺怎麼前面一堆摩托車突然靠在隧道邊停車,
因為太多機車突然停在隧道口,所以隧道內兩線道有其中一線道就塞車了(另一線道禁行機車,沒塞),
這時我才知道,隧道外已經下起滂沱大雨!!!
雨勢超大,害我心裡在想,這雨也下的太突然、太誇張了吧!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標題:我是一個極其討厭 AV 和看 AV 的人

黃色產物,如同洪水猛獸,毒害著年輕一代,這是多麼不堪的現狀!當然,我也看過,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也會打開電腦,點擊網頁,尋找一一下載。

但我看這些片子,是批判的看,是仇恨的看,是帶著一個有良知的人內心深處那種憤慨的看!我要看一看,日本色情產業是怎樣把一個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女子,變成色情女星的!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9 Sat 2008 05:19
  • 把握



從前從前, 有一個地方, 有一位少年和少女。
少年十八歲,少女十六歲。

少年並不怎麼英俊,少女也不怎麼漂亮。
是任何地方都有的孤獨而平凡的少年和少女。
不過他們都堅決地相信,在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
一定有一位 100 % 跟自己相配的少女和少年。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6 Sun 2008 00:48
  • 雪妃

夜未央。



華麗的宮殿裡正是歌舞昇平的氣氛。

琉璃瓦,白玉屏,金碧廳柱,錦緞御榻。

驕傲的帝王高居在上,懷中緊擁著他嬌媚的寵妃。

殿下的群臣也沉浸於歡歌笑語之中,早已忘了日夜,不知窗外錯失了幾度流年。

偏偏有一人正襟危坐,眼神冷然地掃視過狂歡的眾人,

妖嬈的舞姬,沉醉的帝王,視線堪堪落到帝王的寵妃身上。



彷彿感應到男人的注視,身著華鍛的妃子轉過頭,迎上男人的眼睛。

天生的麗質,精心的裝扮,柳眉高高挑起,幾縷黑髮輕搭上誘人的眼神,

眼底一顆小小的紅痣,微笑起來的雙唇帶著蠱惑人心的弧度,女人美麗得很妖氣。

兩人的視線在頹靡荒廢的空氣中相遇,迅速地交纏之後,

她笑得更加燦爛嫵媚,他依舊不動聲色。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我的城市,我整整昏睡了三天。



我又看見一個女人,看不清楚,但她的聲音很熟悉的溫柔,有點啞啞的。

「十年,智,你千年尋的那個人,他來忘川了,你呢?還在紅塵等待?還是‧‧‧‧‧‧」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頹廢如鬼,智在我身邊,他只是默默的陪伴著我,

陪我在夜半靜坐,陪我走過喪父的傷。

我有時會莫名其妙的哭泣,他不勸不問,只是拿出他大大的手絹遞給我。

他在,如我的依靠。



我,是愛了。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大學,平淡也色彩。如所有的女子,我被愛被喜歡被欣賞而虛榮著。

直到,他出現。他叫智。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年的風雨,千年的等待,終有一天,我在忘川靜靜的流淌中,看見了自己。

摸著自
己的臉龐,摸著自己的手指,臂‧‧‧‧‧‧

我確切的知道自己的存在,千年呵。



我的樣子大變,唯有我藍色的眼睛,如嬰兒的藍,如千年前。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整日的坐在忘川邊上,看著水中模糊的影子。

我在計算人間的歲月,我在想念人間那個男子,智。



日子,不知道怎麼就過了。奈何橋旁,我見了林老爺。幾年,再見到了林夫人。

日子還是那樣過了,就如忘川的水,那樣的流淌過,不留。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紅塵中,轉瞬三年。

我聽了和尚講的心經,楞嚴經。

我夜半接引鬼魂,然後聽經。

有時去看智,在他溫暖的懷抱裡,我覺得自己所有的苦都可以忍受。

很怕他皺眉,俊朗的面龐,兩眉間隱約的一道痕。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來到前山的「華法寺」,那寺裡的僧人曾給林老夫人超度。

我近不得寺廟,佛像與經書的威懾,讓我苦不堪言。


幾日來,我幾乎被打的魂飛魄散。想到智漸重的憂鬱,我的心竟然痛。



夜,我徘徊在寺廟後的松林。

小亭,聽見有人頌經。一個年輕和尚,打坐在松柏下。是:
但是,我要聽經,聽則可頌。為了智,我甘願。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此,我每夜無事就會來到林府後院。他必在等我,我們同描畫,同寫詩。

他喜歡撫我的髮,他說喜歡這樣美麗而柔順。

有時,他又會讓我綰起,和他的笛聲為他舞。



冬夜,我寒冷不能自暖,他便擁我入懷。一夜,無語。

看著蠟燭跳動而燃盡。雞啼我便慌然飛逃,回我的墳塚。

我更想修得真身,好在他身邊廝守相伴。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好像慢慢習慣了墳塚裡的日子。白天,我睡。

夜,我的墳塚化為宅院,我出去接鬼魂,再引路,遞送。



黎明,藉著晨光,看著碑上寫著:愛女晏氏十年之墓。

我想不來生前的樣子,記不得生前的時光。

我也不想記憶,我的記憶是從忘川開始。



我開始唸經了,想修得真身,可以一睹朝陽。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府的天是藍色的,有點銀灰的濕,有陽光,有白雲。

陽光不是燦爛但是溫暖的。白
雲靜寂而溫柔的。

極遠極遠的地方有座極高的山,黑色的,峻峭的,陰山,住著鬼母。

靜靜的忘川靜靜的流淌著,蜿蜒不見邊際。忘川的水緩慢而悠遠,平靜而溫順。

忘川那邊有橋,名奈何。

橋邊有女子,婉約而嫵媚,名夢婆。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年,到我這裡求湯之人將門前山路踏成大道。

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忘了記憶的人,高歌而去,去得兩袖清風,無牽無掛。

而我,是他們痛苦記憶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如血夕陽之下,我見到了明珠公主。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原本吳氏。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孟姑煮湯,聽百蟲鳴和狗尾巴草沙沙作響......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而幾百年的恨在重見你的那一刻卻變得軟弱無力。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的驢子幾乎快要擠破磨坊的時候,一個男人自東而來,出現在我的面前。

cosette1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